常州交通事故赔偿

新闻分类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江苏常律律师事务所

电 话:13775054662

手   机:18115006881

地 址:常州武进区新城帝景办公楼花园37幢504室

网  址:  www.changlvlawfirm.com

震惊!孙杨被禁赛八年,却不是因为兴奋剂……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常律动态

震惊!孙杨被禁赛八年,却不是因为兴奋剂……

发布日期:2020-02-28 作者: 点击:

2020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公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裁决结果,裁定孙杨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因“暴力抗检”被禁赛8年,即日起生效。消息一经公布,舆论哗然。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孙杨是否有权以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检查人员未获得合法授权、资质不合规为由拒绝接受检查,而不是孙杨究竟是否使用了兴奋剂。因为此前孙杨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表示怀疑,最终导致未能完成检查,故此也无法确定孙杨是否使用了兴奋剂。兴奋剂检查事件发生后,2019年1月FINA裁决当时IDTM执行的检查无效,孙杨没有兴奋剂违规行为,而两个月后,WADA不认可FINA的裁决,将案件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那么,本次事件中IDTM检查人员给孙杨提供的是什么样的资质文件呢?根据公开的证据显示,当晚IDTM的检查人员向孙杨出示的证明包括:(1)一份授权书(FINA作为检测机构出具给采样机构IDTM的格式授权书,该授权书未写明孙杨及检查人员的姓名);(2)主检官的IDTM身份文件及个人身份文件;(3)血检官的护士资格证;(4)尿检官的身份证。对此,孙杨认为尿检官和血检官的证件不足,怀疑其资质而拒绝检查。在该事实层面上双方无争议,主要的关注点就落在了对文件规则的理解上。

根据《国际检测与调查标准》(ISTI)5.3.3条规定,采样人员须持有采样机构提供的官方文件(如上述的官方授权书),主检官还需提供有效的身份证明文件。WADA方认为,根据该项规定,采样人员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具有官方授权书即可,无须再另行标明被采样运动员、检查采样人员的姓名。

孙杨方则认为,根据《ISTI血样采集指南》第2.5条,“采样人员”中每一位成员均须出具授权文件。该条强调了个体的单独授权。

双方均邀请了专家证人出庭,WADA方面请出参与编纂ISTI的专家组成员作为专家证人,证明了当晚采样人员出具的资质文件符合ISTI的强制性规定。而孙杨方邀请的中国专家更侧重于强调中国的兴奋剂实践是每位采样人员需具备对应的授权资质并具备检测机构颁发的身份证明。但是这显然与本案的适用规则不在一个层面,CAS仲裁庭需要决定的是FINA需要遵守的是什么规则,国内的执行标准相对国际强制规范ISTI来说可能是更为细致更为具体的,而对于FINA来说,只要不违反ISTI的规定即可。

同时,孙杨作为国际顶尖运动员,接受过多达180次兴奋剂检测程序,其中六十次由IDTM通过出具和本案无异的授权文件执行,但孙杨却仅在这一次,对该格式授权文件提出质疑。因此,在规则的理解适用上孙杨显然处于不利地位。在事实和法律适用方面基本无可争议。想要推翻本次的裁决结果,可能主要还是着力于程序方面,比如上诉受理的时间问题,尿检官在事发当时多次违规拍摄当事人的问题等等,范围比较狭小。

通过该事件也暴露出检测程序存在的漏洞,如果运动员确实对检测人员的资质存在疑问,那么如何采取恰当的救济措施?这里需要先了解一个法律上的概念,叫做先定力,是指法律行为在合法性尚未最终确定时被推定为有效的能力,它是法律行为主义调整方式所必需的程序规则。双方行为必须在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的情况下才能具有先定力,而单方行为只需有一方的意思表示即可生效。因此,通常应当认定兴奋剂检测的行为是有效的。WADA也认为运动员始终应该配合采样和检测,除非身体、卫生和道德条件客观上不允许。运动员如有疑虑,可在配合取样的同时发表异议,即“有异议地接受检测”。运动员几乎很难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去直接规避检查,先配合检查,事后再进行申诉算是一种较为保险的做法。孙杨此次的行为可以说是极为冒险,其律师团队计划再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事件的发展还有待进一步关注。


本文网址:http://www.changlvlawfirm.com/news/470.html

关键词:

最近浏览:

  • 联系电话
    13813509198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